《礼记》解读 《论语》故事
当前位置:习古堂国学网>> 诸子百家>>

温氏母训

提要

  《温氏母训》一卷,明温璜録其母陆氏之训也。璜初名以介,字于石,号石公,後以梦兆改今名,而字曰寳忠,乌程人。崇祯癸未进士,官徽州府推官,事迹附见《明史·邱祖徳传》,乾隆四十一年赐諡忠烈。璜有遗集十二卷,此书其卷末所附録,语虽质直,而颇切事理。末有跋语,不着名氏,称原集繁重,不便单行,乃録出再付之梓。案:璜於顺治乙酉起兵,与金声相应以拒王师。凡四閲月,城破,抗节以死,其气节震耀一世,可谓不愧於母教。又髙承埏《忠节録》载:璜就义之日,慨然语妻茅氏曰:“吾生平学为圣贤,不过求今日处死之道耳。”因绕屋而走。茅氏曰:“君之迟留,得无以我及长女寳徳在乎。”时女已寝,母呼之起,女问何为,母曰“死耳”。女曰:“诺。”即延颈受死,璜手刃之。茅氏亦卧牀引颈待刃,璜复斫死,乃自刭。知其家庭之间,素以名教相砥砺,故皆能临难从容如是,非徒托之空言者矣。故虽女子之言,特録其书於儒家,示进之也。
温氏母训

  穷秀才谴责下人,至鞭扑而极矣。暂行知警,常用则翫,教儿子亦然。

  贫人不肯祭祀,不通庆吊,斯贫而不可返者矣。祭祀絶,是与祖宗不相往来;庆吊絶,是与亲友不相往来。名曰“独夫”,天人不佑。

  凡无子而寡者,断宜依向嫡侄为是。老病终无他诿,祭祀近有感通。爱女爱壻,决难到底同住。同住到底,免不得一番扰攘官司也。

  凡寡妇,虽亲子侄兄弟,只在公堂议事,不得孤召密嘱。寡居有婢仆者,夜作明灯往来。

  少寡不必劝之守,不必强之改,自有直捷相法。只看晏眠蚤起,恶逸好劳,忙忙地无一刻丢空者,此必守志人也。身勤则念专,贫也不知愁,富也不知乐,便是铁石手段。若有半晌偷闲,老守终无结果。吾有相法要诀曰:“寡妇勤,一字经。”

  妇女只许粗识“柴”、“米”、“鱼”、“肉”数百字,多识字无益而有损也。

  贫人勿説大话,妇人勿説汉话,愚人勿説乖话,薄福人勿説满话,职业人勿説闲话。

  凡人同堂、同室、同窓多年者,情谊深长,其中不无败类之人。是非自有公论,在我当存厚道。

  世人眼赤赤,只见黄铜白铁。受了斗米串钱,便声声叫大恩德。至如一乡一族,有大宰官当风抵浪的,有博学雄才开人胆智的,有髙年先辈道貌诚心,後生小子步其孝弟长厚,终身受用不穷的。这等大济益处,人却埋没不提,才是隂德。

  但愿亲戚人人丰足,宁我只贫自守。若使一人富厚,九族饥寒,便是极缺陷处,非大忍辱人不能周旋其间。

  周旋亲友,只看自家力量,随縁答应。穷亲穷眷,放他便宜一两处,才得消谗免谤。

  凡人,説他儿子不肖,还要照管伊父体面;説他婆子不好,还要照管伊夫体面。

  有一等人,撺贩风闻,为害不小;有一等人,认定风闻,指为左劵,布传逺近;有一等人,直肠直口,自谓不欺,每为造言揑谤,诱作先锋,为害更甚。

  贫家无门禁,然童女倚帘窥幕,隣儿穿房入闼,各以幼小不禁,此家教不可为训处。

  中年丧偶,一不幸也。丧偶事小,正为续弦费处。前邉儿女,先将古来许多晩娘恶件,填在胷坎;这邉新妇父母,保婢唆教,自立马头;两邉闲杂人,占风望气,弄去搬来;外邉无干人,听得一句两句,只肯信歹,不肯信好,真是清官亦判断不开。不幸之苦,全在於此。然则如之奈何?只要做家主的一者用心周到,二者立身端正。

  人生只消受得一个“巴”字。日巴晩。月巴圆。农夫巴一年。科举巴三年。官长巴六年、九年。父巴子,子巴孙。巴得歇得,便是好汉子。

  凡父子姑息【疑为“媳”】,积成嫌隙,毕竟上人要认一半过失。其胷中横竪道,卑幼奈我不得。

  富家兄弟,各门别戸,最易生嫌。勤邀杯酒,时常见面,此亦逺谗间之法。

  贫人未能发迹,先求自立。只看几人在坐,偶失物件,必指贫者为盗薮;几人在坐,羣然作弄,必指贫者为话柄。人若不能自立,这些光景受也要你受,不受也要你受。

  寡妇弗轻受人惠。儿子愚,我欲报而报不成;儿子贤,人望报而报不足。

  我生平不受人惠,两手拮据,柴米不缺。其余有也挨过,无也挨过。

  我生平不借债结会。此念一起,早夜见人不是。

  作家的,将祖宗紧要做不到事,补一两件,做官的,将地方紧要做不到事,干一两件,才是男子结果。髙爵多金,还不算是结果。

  人言日月相望,所以为望,还是月亮望日,所以圆满不久也。你只看世上有贫人仰望富人的,有小人仰望贵人的,只好暂时照顾如十五六夜月耳,安得时时偿你缺陷?待到月亮尽情,乌有那时日影再来光顾些须?此天上榜様也。贫贱求人,时时满望,势所必无,可不三思?

  儿子是天生的,不是打成的。古云:棒头出肖子。不知是铜打就铜器,是铁打就铁器,若把驴头打作马面,有是理否?

  逺邪佞,是富家教子第一义;逺耻辱,是贫家教子第一义。至于科第文章,总是儿郎自家本事。

  贵客下交寒素,何必谢絶?蔬水往还,大是美事。只贵人减驺从,便是相谅;贫士少干求,便是可久之道也。

  朋友通财是常事,只恐无器量的承受不起。所以在彼名为恩,在我当知感。古来鲍子容得管子,却是管子容得鲍子。譬如千寻松树,任他雨露繁滋,挺挺承当得起。

  世间轻财好施之子,每到骨肉,反多恚吝,其説有二:他人蒙惠,一丝一粒,连声叫感,至亲视为固然之事,一不堪也;他人至再至三,便难啓口,至亲引为久常之例,二不堪也。但到此处,正如哑子黄连,説苦不得。或兄弟而父母髙堂,或叔侄而翁姑尚在,一团情分,砺斧难断。稍有念头防其干涉,杜其借贷,将必牢拴门戸,狠作声气,把天生一副恻隐心肠盖藏殆尽,方可坐视不救。如此便比路人仇敌更进一层。岂可如此?汝深记我言。

  富贵之交,意气骤浓者,当防其骤夺。凡骤者不恒,只平平自好。

  凡富家子弟交杂者,虽在师位,不可急离其交,急离之则怨谤顿生;不可显斥其交,显斥之益固其合。但当正以自持,相机而导。

  介告母曰:“古人治生为急;一读书,生事啬矣。”母曰:“士、农、工、商,各执一业,各人各治所生,读书便是生活。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热点内容
  • 良冶之子

    “良冶之子”讲做事情必须循序渐进,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进,直至达到目的。优秀冶匠的...

  • 《墨子》全注解

    墨子,姓墨氏,名翟,鲁人,墨子是我国战国时期着名的思想家、教育家、科学家、军事家、...

  • 《论语》中的故事(40)

    第五章 子曰:禘自既灌而往者,吾不欲观之矣。 灌:禘祭里的一道程序,仪式开始第一次...


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? 2008-2018 习古堂国学网(www.xigutang.com)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